我與新冠肺炎患者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重癥監護室醫生劉娟的日記

2020-04-03 17:20 來源:新華社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不久前,老孟順利轉院到武漢當地一所綜合醫院,進行腦梗塞康復期治療。

3月16日,武漢泰康同濟醫院重癥一科轉來了一位新冠肺炎合并腦梗塞患者。這位孟姓患者送來的時候已經氣管插管,并在患病期間出現了肢體癱瘓。

我是一名神經科醫生,遵照科室主任要求,進“紅區”為他進行專科查體,判斷他的意識狀況,以此決定下一步治療方向。穿戴好防護服進了“紅區”,我來到他的病床邊。重癥病房的病人大多身上連著各種管子,光是靜脈泵的藥物就有很多種,還有氣管插管、呼吸機管道等,這位孟姓的患者也不例外。當時,患者正處于似睡非睡的狀態,我輕輕把他搖醒,開始喚醒他的意識。

因為氣管插管近1月,他的口唇已經腫脹,根本不可能跟我對話,我就用肢體語言來和他交流。我連續呼叫他的名字,并給他提醒:如果知道我在叫他,就閉上眼睛!

我叫他的名字,他迅速閉上了眼睛,我笑了笑,盡管我知道他看不到口罩遮蓋下我的笑容。我又繼續問他,今年多少歲,能否用手指比給我看。他舉起右手,給我比了一個四,然后把我的手拿起來,幫我做了一個六。意識清楚,執行指令完成的很好,描述也準確,不錯!可由于高血壓及多次的腦梗塞,他的左側肢體已經偏癱,還有些萎縮。

看著眼前躺著的中年人,可以想象曾經也是風華正茂,如今因為新冠肺炎、腦梗塞,只能躺在重癥病房里,與家人隔離,我的眼眶頓時濕潤了。

一個多月來,經歷的每一次患者搶救、遺體告別,都讓自己覺得心痛。但我定當全力以赴,為他們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線。后來幾天,患者經歷了高熱、癲癇大發作等病癥,每一次險情都可能要了他的命。在尹昌林副主任的帶領下,我和團隊的戰友們制定了詳細的治療計劃,在大家的努力下,患者病情終于穩定下來,精神狀態也恢復了不少。

每次進入“紅區”,處理完業務后,我都會走到他的房間,和他聊幾句,他會瞪著大大的眼睛,認真聽我說話。好幾次我注意到,只要聽到我在門口說話的聲音,他都會探著頭,招手示意讓我進來。

他喜歡聽我給他講重慶的夜景、火鍋,以及我們的醫療隊。之前我問他:“你知道我們是哪里來的嗎?”他搖了搖頭。“我來自重慶,是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軍醫,專門過來給你治病的。”他突然哭了起來,眼淚嘩嘩直流。

相處10余天,我習慣稱他為“老孟”。一天,我進“紅區”值班,送給他一張醫療組自己制作的卡片,寫的都是對他的鼓勵和祝福,老孟拿著這張卡片反復看,遲遲不肯放下。臨出“紅區”,我反復叮囑老孟要配合護士加強肢體鍛煉,知道自己即將轉院,他緊緊地握著我的手,眼里噙滿淚水。在重癥病房里,我與老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不久前,老孟順利轉院到武漢當地一所綜合醫院,進行腦梗塞康復期治療。

春天已如期而至,我衷心希望他能早日康復,找回意氣風發的狀態,與家人團聚。

作者:暫無
編輯:蔡冰清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