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祭掃”+“云祭掃” 清明網上祭英烈 紅色基因薪火傳

2020-04-03 17:53 來源:鹽阜大眾報報業集團全媒體記者 黃云鷹 楊磊 張勇峰 崔治國 趙偉偉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我市各烈士陵園目前暫不開放接待集聚性祭掃紀念活動,廣大烈屬、學生和社會各界人士通過“云祭掃”“代祭掃”,悼念革命先烈,緬懷革命先烈,傳承紅色基因,繼承革命先烈光榮傳統,傳播理想和信念的火種。 “線上祭奠,緬懷我敬愛的父母”

東臺市三倉烈士陵園工作人員向革命烈士敬獻鮮花。(受訪者提供)

松柏蒼翠映陵園,豐碑矗立敬英烈。由于疫情防控的要求,我市各烈士陵園目前暫不開放接待集聚性祭掃紀念活動,廣大烈屬、學生和社會各界人士通過“云祭掃”“代祭掃”,悼念革命先烈,緬懷革命先烈,傳承紅色基因,繼承革命先烈光榮傳統,傳播理想和信念的火種。

“線上祭奠,緬懷我敬愛的父母”

“敬愛的爸爸媽媽,我們在200多公里外的上海,通過微信連線,向你們表示緬懷和敬意……”4月3日上午,東臺市三倉烈士陵園內蒼松挺立、莊嚴肅穆,在老紅軍余光茂和新四軍老戰士季玲夫婦的墓前,陵園工作人員視頻連線遠在上海的親屬余江如,進行一場代為祭掃活動。陵園工作人員身著黑衣,擦拭墓碑、敬獻鮮花、默哀致禮,整個祭掃過程莊重有序。

“上個世紀40年代初抗日戰爭時期,我的父親余光茂當時擔任中共東臺縣委委員、新四軍東臺獨立團團長,我的母親季玲當時是中共東臺縣委委員、東臺縣委敵工部長,他們在東臺相識、相愛、結為夫婦。”余江如說,“東臺是我父母人生軌跡中很重要的一站,我父親的遺愿是希望將他倆的骨灰撒在他們戰斗過的地方。我們和東臺溝通后,將父母的骨灰撒在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東臺市三倉烈士陵園。”

今年72歲的余江如和他兄弟們每年都來三倉烈士陵園給父母掃墓。今年由于疫情防控的要求,沒辦法到三倉,于是就拜托了陵園工作人員代為祭掃。“通過線上祭奠,緬懷我敬愛的父母。這次特別的祭掃活動給每一名參與者以強烈的心靈震撼,大家都受到一次靈魂的洗禮。”余江如還在視頻的另一端向父母訴說心中的感慨,“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斗中,這一代年輕人繼承了革命先輩的優良作風和光榮傳統,為疫情防控貢獻自己的力量。”

4月3日上午,三倉烈士陵園工作人員在革命烈士紀念碑前舉行了簡單莊重的集體憑吊儀式。工作人員認真擦拭陵園內的烈士墓碑,懷著崇敬的心情向烈士們獻花,表達老區人民對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深切緬懷和敬仰。

“清明節是我們追思、緬懷、悼念先人的一個傳統節日。今年在疫情防控的特殊形勢下,停止了集體公祭活動,許多烈士的家屬后人不能來到烈士陵園進行祭掃活動。”三倉烈士陵園管理處主任祝融泉說,“對革命英烈的追思緬懷之心不能忘記,我們通過不同的形式,來表達我們對革命先烈的崇敬之心、緬懷之心。”

“代祭是我的分內事”

4月2日一大早,卞康全吃過早飯就匆忙趕往五條嶺烈士陵園。原來靠在陵園旁邊百十米的老房子已經拆遷,他如今租住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

“烈屬打個電話或者發個微信,請我代為祭掃,我必須把事情辦好。”54歲的卞康全是鹽城經濟技術開發區步鳳鎮慶元村人,他從爺爺和父母的手里接過了接力棒,為七十多年前參加鹽南阻擊戰而犧牲的2000多名烈士守墓。

往年清明節前,來五條嶺烈士陵園祭奠先烈的人非常多,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不組織集聚性祭掃,但卞康全的事情反而更多了。

“陳大姐今年又來不了,雖然還沒有來電話,但我替她給她的父親在墳頭添幾鍬土還是能辦到的。就算她沒有囑托,我也要辦。”卞康全口里的陳大姐叫陳繼業,烈士陳同桂的女兒。他和陳大姐相識將近三十年了,雙方熟稔得以姐弟相稱。

陳繼業老人今年76歲了,老家在宿遷,后來搬到了蘇州。她來五條嶺祭拜父親和父親的戰友幾次,因為暈車,每一次前來都要休息好幾天才能緩過神來。“以往她來不了就打個電話給我,交代代祭,我按她的意思辦得好好的,然后再電話回復她。其他來不了的烈士后人,只要聯系我,我都照辦。”卞康全說,五條嶺烈士陵園還沒有網站,“‘云祭掃’暫時實現不了,但代祭是我的分內事!”

迄今,卞康全已通過寫信聯系的方式,為258位烈士找到了后人。“很多人在淮安、宿遷等地方,由于各種原因來不了現場祭掃。”卞康全說,這幾天已有6位烈士的后人打來電話,請他代為祭掃。

“‘代祭掃’圓了我們烈屬心愿”

在大豐烈士陵園里,共長眠著2046名英烈。每年清明期間,都會有很多烈士家屬、市民自發前往陵園,緬懷先烈的豐功偉績。僅2019年清明期間,該烈士陵園共接待烈屬等各界人士7萬余人次。

“疫情特殊時期,為了避免人群聚集,我們倡議市民采取家庭追思、網絡祭掃等形式來祭奠先烈,園區也可根據烈屬要求提供代為祭掃等特殊服務,滿足市民‘足不出戶’祭奠英烈的愿望。”大豐烈士陵園管理處主任卞慶華告訴記者,對的確需要進入陵園的市民,園區將對其進行體溫監測,要求佩戴口罩并出示蘇康碼,同時還會采取人員限流,一戶一般不超過20分鐘,確保市民安全、有序開展祭掃烈士活動。

今年67歲的殷火根是江西省南昌市體育委員會的一名退休干部,也是委托大豐烈士陵園工作人員代祭掃的烈屬之一。去年夏天,在大豐烈士陵園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殷火根和89歲的母親夏金香等10多名家鄉親人,輾轉1500多公里,終于找到了在大豐犧牲74年的伯父、革命烈士殷德林,圓了家里多年的尋親夢。

據殷火根介紹,伯父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南昌縣富山鄉富山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6歲時參加新四軍,次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營、團特派員,旅政治部保衛科科長,蘇中軍區保安處處長和特務二團副團長兼團政治處主任等職,在攻打盤踞在大豐區大中鎮境內偽軍時,不幸中彈,犧牲時年僅24歲。

“我們全家人整整等待了74年,終于和伯父殷德林‘團聚’了,原本計劃今年清明再回鹽城去祭拜伯父,但考慮眼下正處于特殊時期,全家人決定委托卞主任幫忙祭掃,等疫情結束后再親自過來祭拜。”殷火根感激道,大豐烈士陵園提供“代祭掃”服務,圓了我們烈屬心愿。

“云端祭掃,足不出戶寄哀思”

阜寧縣烈士陵園里,長眠著576位英烈。“目前,烈士陵園還處于關閉狀態。為最大限度減少人員聚集活動,切實保障廣大市民和烈士親屬的健康安全,今年推出 ‘云祭掃’‘代祭掃’等清明祭掃舉措。” 4月2日,阜寧縣烈士陵園管理所所長鄭亞東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鄭亞東介紹,市民可通過掃描“清明云祭掃”二維碼、關注“文明阜寧”公眾號和阜寧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公眾號,即可在網上進行祭掃,為烈士敬獻花束等,同時可以瀏覽烈士的英雄事跡。隨后,記者通過手機關注公眾號,登錄以后可以瀏覽每一位烈士英雄事跡,并祭奠留言。

“我舅舅叫曹效成,1926年出生于阜寧縣陳集大隊陳集村,1941年參加革命,原新四軍三師七旅二十一團一營副連長,在1944年鹽城縣白洋庵戰斗中犧牲。”曹效成烈士的外甥女周海燕說,往年都是舅舅的孫子以及親屬到墓前燒紙、送花,寄托哀思。今年家里人通過微信公眾號“云祭掃”的方式緬懷舅舅,云端祭掃,足不出戶寄哀思。

“今年我們以清掃墓區衛生、補植墓區綠化、擦拭墓碑、為烈士墓敬獻鮮花等綠色文明方式祭掃烈士,告慰烈士英靈。”鄭亞東說,他們創新祭掃服務形式,市民和烈士家屬可以撥打電話預約“代祭掃”。該園工作人員會通過錄像、拍照傳給烈屬,使其直接了解祭掃活動情況,從而達到“足不出戶”就可瞻仰烈士陵園和開展線上祭掃。

據介紹,自2009年阜寧縣實施“慰烈工程”以來,已有2000多座散葬在各地的烈士墓遷入縣烈士陵園、蘆蒲烈士陵園、益林烈士陵園。

作者:暫無
編輯:胡麗麗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